新闻

常州威雅公学冰岛之行公益项目—北极狐

学校新闻 2019年09月05日

自人类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殖民冰岛以来的一千多年里,他们引进了各种各样的哺乳动物。家畜如羊、牛、马和狗等是有意带来的,但鼠类是意料之外的“偷渡者”。美国水貂和驯鹿曾被人类豢养并用来获取毛皮和肉,但它们最后逃脱牢笼并开始在野外生存。

只有北极狐(学名:Vulpes lagopus)主动迁徙到了冰岛并栖息于此,冰岛人称它门为“岩石区的小狗”(Melrakki)。它们几千年前从格陵兰岛迁徙到冰岛,可能是在冰河时代末期(当时与格陵兰岛相连)跃过大块浮冰到达此处,或者是后来通过在北部海岸线搁浅的浮冰登陆冰岛。

在冰岛的任何地方都能找到北极狐,冰岛人一直诱捕和猎杀北极狐,起初是为了获取它们珍贵的皮毛,现在更多是为了防止北极狐捕食他们农场里的羊、鸡和蛋。

冰岛唯一一个能让北极狐受到保护的地方是豪斯川迪尔自然保护区,该保护区自1994年以来就禁止狩猎活动。

豪斯川迪尔地区和与之相邻的Norđurstrandir海岸线是我们2018年和2019年两次北欧探险之旅的目的地。在2020年的探险之旅中,我们将继续深入北极/亚北极圈,但在探索新的地区之前,我们将首先探访豪斯川迪尔自然保护区。这些地方都是冰岛西峡湾地区(称为Vestfirđir)最孤立的地区,它们形成了欧洲仅剩的真正的荒野地区之一。

大型的海鸟群落是北极狐的可靠食物来源,因此冰岛西峡湾地区一直是它们的理想栖息地之一,再加上近年来的保护措施,北极狐的数量正在增加。这些聪明的动物也逐渐意识到,这里的人类不再是威胁,因此它们变得十分大胆,常常在度假屋和露营地周围现身并寻找食物。

2018年,当我们第一次看到北极狐时,它们深色的皮毛让我们大吃一惊,因为在我们以前看到过的大多数照片里,北极狐通常是纯白色的。实际上,北极狐演变出两种不同的基因组合,分为白色和蓝色变种,大多数豪斯川迪尔地区沿海的北极狐都是蓝色变种,它们的毛色在冬天是石板灰色,夏天会变为深棕色。白色变种的北极狐则有一层厚厚的纯白色皮毛用来保暖,在冬天的雪地里,白色成为它们的保护色,它们在夏天也会换毛,变成巧克力棕色。我们在探险中看到的所有北极狐其实都穿上了深色的“夏装”。


在我们第一次远远地观测到北极狐之后,这些小动物就成了我们探险日常的小伙伴,它们像鸟一样奇特叫声成了我们露营地夜晚的背景音乐。

在Ester Rut Unnsteinsdóttir博士的领导下,北极狐中心(Melrakkasetur Íslands)的科学家们正在密切关注霍恩豪斯川迪尔地区北极狐的命运。

2018年地冰岛探险旅程中,我们在Hornvik营地非常幸运地见到了Ester博士,并从她那里获得了有关Suđavík北极狐中心(位于冰岛西峡湾区伊萨菲厄泽市附近)的第一手资料(见下方照片),她最近十分担忧北极狐的汞中毒问题和北极狐巢穴受到游客侵扰的问题。






这次偶然的会面促使学校决定筹集捐款来支持北极狐中心的工作。因此,我们在2019年再次拜访了冰岛北极狐中心,并向中心捐赠善款。

在这次访问中,威雅公学学生Christine和Jack把我们学生在2018-19学年筹集的资金交给了北极狐中心的经理(见上图)。

威雅公学决定继续支持Suđavik北极狐中心,在2020年6月的冰岛西北部探险之旅时,我们将再次派遣探险小组前往该中心。学生们将再次将捐款(将于2019-20学年筹集)交给中心,以支持他们保护北极狐的工作。

我们希望能与北极狐中心建立长期的联系,除了捐款以外,我们也希望能够以其他方式来支持它们的科学研究,比如提供数据分析支持,并以此促进我们学生的学术参与和个人发展。

该项目正在讨论中,如有更多进展,后期我们将进行更多报道。

Mr David Griffiths

校长,常州威雅公学,中国

分享到: